美好的見證[5]随主行窄路 陈主光

  这些年生活的苦难,有如千斤重担压身,有如大铁锤不断撞击我心,使我这血肉之躯几乎碎裂,可是我却从苦难中认识了神,并建立坚固的信仰根基。

  在这多年传福音中,有时候软弱伤心,跌倒退后,就想起主的托付,记起曾与恩主立过约,一次又次的患难,使我一次比一次坚强,经上记着说:“谁能使我与基督的爱隔绝呢?难道是患难么,是困苦么,是逼迫么,是饥饿么,是赤身露体么,是危险么,是刀剑么。”(罗八:35)因为我深信,主的安慰是在痛苦中,主的出路是在绝望中,主的丰富是在贫穷里,主的刚强是在软弱人身上显得完全。哈利路亚!赞美主,他赐给我无穷的力量,保守我存活至今,为他作见证。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見證分享, 見證通訊文選 | 美好的見證[5]随主行窄路 陈主光已关闭评论

美好的見證[4]精金不怕火炼 底波拉

  入狱前后

  我在年轻时是在学生当中服事主的,在各大学里面很活跃。一九五八年为主被捕,在劳改场和工厂里,一共二十一年。被捕之前三天主已经清楚告诉我:“要被捕。”那时我和主的关系非常亲密,与主从来没有这样甘甜的交通过。被捕那一天终于来到了,来的时候很凶,他们车上有一个铁笼子,叫我上手铐,进铁笼子。按说,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,并且我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单身姊妹,应该十分惧怕,但当他们有两个人守着我时,圣灵大大地充满我,圣灵的力量实在太大,充满了荣耀。喜乐的泉源在我里面一直地涌流上来,叫我实在受不了,我就大唱,因为我没有办法禁止,我就唱“十字架,十字架,永是我的荣耀。”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見證分享, 見證通訊文選 | 美好的見證[4]精金不怕火炼 底波拉已关闭评论

美好的見證[3]严寒中的雪莲 雪莲

  家在大漠

  世事多变的一九五五年,我出生于北强。我的记忆中没有母亲——这个刚从神学院毕业就入强传道的女学生,在我两岁时就蒙召而逝了,没有给我留下任何记忆。

  荒凉的冰雪大板上唯一的亲人就是父亲——一个微显驼背的放牧人。知道父亲曾受过高深教育,竟跑到荒蛮之地来,却是我十四岁的事了。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見證分享, 見證通訊文選 | 美好的見證[3]严寒中的雪莲 雪莲已关闭评论

美好的見證[2]奇哉!妙哉! 超然

  中国是一块荒凉的属灵禾场,急待开荒撒种,千百万受苦、受惑、沉迷在罪孽中的灵魂,切待十字架的救恩,初信灵命甚幼弱的信徒,喃喃待哺,时刻盼望灵奶。否则他们将干渴,跌倒成了撒但口中的吞物。

  感谢慈悲的神,怜恤这里无数的迷羊,今天祂用自己的膀臂施行拯救。我以四方面见证神在此所施的恩惠:

  (一)〝祂命令万有向祂的救恩效力。〞

  前几年,每当各县统战部要各个家庭教会报名上册,下发填表,准备召集各乡镇教会开会时,各地就连续暴雨不停,山洪特发,冲走房屋、田地、庄稼、冲垮了马路,汽车,自行车不能进乡镇山村,县粮无人缴纳,救灾忙个不停。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見證分享, 見證通訊文選 | 美好的見證[2]奇哉!妙哉! 超然已关闭评论

美好的見證[1]号称“老耶稣”的真事 士每拿

  中国的华东地区农村中,有一位外号被称为“老耶稣”的邹弟兄,他和母亲相依为命,早年就献身在贫穷农村传福音。这一对孤儿寡妇的母子,虽然生活极为穷困,但有孝顺的儿子,其孝心安慰了孤寡的老母亲,在基督的爱中,生活喜乐平静。不料,文革的风暴猛烈地摧毁了这个家。邹弟兄因传扬基督福音,被抓去残酷的斗争,各种精神上的折磨,老母亲伤痛欲绝,终于含怨而死。 继续阅读

发表在 見證分享, 見證通訊文選 | 美好的見證[1]号称“老耶稣”的真事 士每拿已关闭评论